您的位置  旅遊資訊  資訊

信托融資、通道業務“大限將至”行業未來終可期

  • 來源:互聯網
  • |
  • 2021-11-22
  • |
  • 0 條評論
  • |
  • |
  • T小字 T大字

11月22日訊(記者 鹿凱)近日,《關於進一步推進信托公司“兩項業務”壓降有關事項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在坊間流傳,各信托公司能否按時完成壓降任務成為焦點。

“大限將至”

據《證券時報》等媒體報道,銀保監會日前向各地方銀保監局下發關於壓降通道業務等規模《通知》要求,信托公司應進一步推進通道業務和融資業務壓降工作。《通知》一方麵,要求加大信托通道業務清理力度;另一方麵,要求持續壓降融資類信托業務;並要求信托公司在力促完成壓降任務的同時,風險防控工作也不能鬆懈。

具體來看,通知要求信托公司通道類信托項目到期的原則上不得展期續做,未到期的應加強與委托方和交易對手的協商爭取提前結束。而對於確有困難,年內無法結束清理的通道類項目,應向監管部門申請個案處理,並留存相關證明材料。

監管同時指出,2021年是資管新規過渡期整改時限最後一年,各公司要進一步加大存續通道業務清理力度,年底前必須做到應清盡清、能清盡清。一家信托業內部人士向媒體透露,對於整個行業而言,通道類業務因有之前簽訂的合同,壓降難度可能相對要大一些。

而融資業務作為通道業務主要形式,監管同樣沒有放鬆要求。《通知》指出,各信托公司應嚴格執行年初製定融資類信托業務壓降計劃,確保完成信托部下達的任務。新增融資業務應依法合規,穿透識別底層資產,不得“假投資、實融資”,以投資為名行融資之實,規避額度管控。

今年2月,召開的2021年度信托監管會議,監管曾明確傳達2021年將繼續開展“兩壓一降”,主要內容包括,融資類信托規模再降1萬億,違規金融同業通道清零,風險處置3000億以上。同時,也是在此次會議上,監管層還通報2020年信托公司壓降任務完成情況,並現場點名批評近20家壓降不力的信托公司。

一位北方地區信托公司內部人士曾直言,其所在信托公司融資類業務壓降200多億元,壓力不大,應該能夠順利完成;通道類業務壓縮存在一定難度,但在積極跟銀行溝通,大概率可以解決。

信托專家廖鶴凱對記者解釋道:“接近年末,《通知》意在敦促各家信托公司完成監管年初設立的監管目標,推動信托業長久穩健發展。”記者了解到,通道業務通常會采取多層嵌套結構,從而達到模糊底層資產目的,這樣也使整個結構不易穿透,在不符合監管要求同時,也使底層風險積聚,並不容易被發覺。近些年頻繁出現的信托通道業務暴雷事件,則一次次將其危害性呈現在人們麵前。

“雷聲”不斷

11月10日,上市公司德展健康(股票代碼:00831.SZ)發布公告顯示,以自有資金4.2億元購買了渤海信托•現金寶,截至2021年11月10日,剩餘信托產品本金2.36億元及投資收益尚未及時收回,出現逾期。

同時,德展健康對信托產品無法按期收回原因解釋道,經公司與渤海信托溝通中,渤海信托相關人員稱,上述信托產品無法按期收回的原因為,信托產品的贖回需要根據信托產品投資項目的退出情況進行安排, 需履行渤海信托內部贖回審批流程,因此,導致公司申購的信托產品發生了部分 逾期未兌付情形。

而就在德展健康發布信托產品逾期公告次日,作為該事件另一當事方,渤海信托也發布澄清公告表示,上述)現金寶是我司成立的針對機構委托人一對一定製的資金信托產品,產品不對自然人募集且均分期獨立核算,有別於市場上其他的現金管理型產品和資金池產品。根據信托文件約定,該期信托資金由委托人自行指定交易對手及投資用途,自行負責盡職調查並自願承擔投資風險,受托人僅承擔事務管理責任。有渤海信托內部人士向透露,上述信托項目是上市公司把資金通過他們的通道,給了大股東;大股東變相占用上市公司資金,是上市公司大股東還不上錢。

渤海信托補充解釋道:“現金寶是我司成立的針對機構委托人一對一定製的資金信托產品,產品不對自然人募集且均分期獨立核算,有別於市場上其他的現金管理型產品和資金池產品。”而這也就意味著渤海信托這款現金管理產品屬於事務管理類業務,也就是俗稱的“通道業務”。

記者注意到,就在上述公告發布之後,深交所問詢函也接踵而至。深交所要求德展健康補充說明其所購買的渤海信托發行的“渤海信托•現金寶現金管理型集合資金信托計劃”(下稱“渤海信托•現金寶”)底層資產情況,資金最終投向,以及是否與德展健康及德展健康控股股東、實際控製人、董監高存在關聯關係。

11月18日,針對深交所問詢,德展健康發布《關於深圳證券交易所關注函延期回複公告》表示,由於北京和石家莊受到疫情影響,截至目前,仍有部分內容正在核實中,因此無法在 2021 年 11 月 18 日前完成披露,並預計將在 2021 年 12 月 10 日前完成對關注函的回複。而就上述事件進展將保持關注。

而就在德展健康此次“暴雷”事件約一周前,同樣是上市公司,11月3日,海南海藥(000566)亦發布信托提示風險公告稱,其於在2019年12月24日,購買的“新華信托華晟係列-華穗19號單一資金信托”(下稱“華穗19號信托”),購買金額2億元,該信托產品有效期自2019年12月24日至2021年9月23日。截至2021年9月23日,公司未收到華穗19號信托本金2億元;這意味著上述產品已經逾期。

9月23日當天,海南海藥公告稱,截至當日,作為華穗19號信托借款人的重慶金賽支付了2019年12月24日至2021年9月23日的利息2264萬元,但尚未償還華穗19號信托本金2億元。有信托業內部人士表示,在海南海藥這筆投資中,信托公司實際上扮演的是通道角色。對此向新華信托核實,截至發稿前記者未收到對方回複。

如果說,上述信托公司通道業務主要代表多為中小信托公司的話,作為公認“行業一哥”的中信信托同樣也出現過踩雷通道業務情況。今年3月,中國裁判網披露一起信托糾紛案顯示,判令華翔投資公司、銀川潤璽中心按照《合夥份額收購協議》之約定向中信信托支付有限合夥份額收購對價22.88億元及違約金,按照年利率10.8%計算,暫計為26.08億元。

裁判文書顯示,2016年9月27日,中信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中信銀行)與中信信托公司簽訂《中信銀行-天寶礦業信托金融投資項目1601期單一資金信托項目信托合同》。主要約定:中信銀行作為委托人,將其合法所有或享有處分權的資金,委托給受托人中信信托公司設立單一資金信托項目,用於投資認購銀川潤楚中心20億元優先級LP份額。由上述披露文件顯示,中信信托在整個事件中同樣扮演“通道”角色。

一位央企背景信托公司高管認為,這些年不少信托公司都因通道業務承受聲譽管理風險,相對規範的公司會在此類信托產品的名稱中注明“事務管理型單一信托”。用益信托金融研究院研究員喻智表示,近些年監管層對於融資類業務和通道業務的壓降從沒有放鬆,加上今年年底“資管新規”過渡期即將結束,以及信托風險事件頻發背景,監管層督促信托公司完成壓降任務目標順理成章。

“未來可期”

中國信托業協會數據顯示,以通道類業務為主的單一資金信托的規模和占比,在資管新規推出後,經曆了長時間連續下降。事務管理類信托已從2017年第4季度15.65萬億元高點,逐步減少至2021年第2季度8.87萬億元,占比由59.62%下降至42.98%。

具有影子銀行特征的信托融資業務方麵,據中國信登發布數據,今年8月行業新增融資類信托產品規模為543.66億元,在當時創下近一年以來新低。10月新增融資類信托業務規模和占比均顯著下降。業務規模由9月的600.55億元下降至375.43億元,降幅達37.49%。

基於以上數據,用益信托研究員帥國讓分析道:“對於融資類業務及通道類業務規模占比較大的信托公司而言,依然麵臨較大的壓力,對於在標品業務大力拓展的信托公司而言,基本能滿足監管的要求。”

中原地區信托公司內部人士向記者表示,其所在信托公司融資類業務壓降壓力不大,應該能夠順利完成;通道類業務壓縮方麵,也在積極跟銀行溝通,存在一定難度,但大概率可以解決。

一家大型信托公司內部人士對坦言,目前壓降正在有序推進當中,金融同業通道業務壓降麵臨一定挑戰。

帥國讓對記者解釋道,監管層壓降信托通道業務,主要目的,其一,加快表外信貸業務向表內回歸,限製表外信貸業務的無序發展,減少表外信貸監管套利空間,有利於打擊資金空轉和監管套利空間;其二,近年來信托產品的風險不斷提升,壓降通道類業務也有利於防範信托業務風險的進一步擴大;其三,切合資管新規要求,增加規範的主動管理投資業務。根據監管的政策導向,未來這類業務會逐步壓降;未來通道業務可能會向ABS業務轉型。

一位信托研究員也坦言,信托行業的嚴監管態勢從沒有放鬆,壓降融資類信托業務及加大信托通道業務的清理力度,意在減少監管套利空間,化解信托行業風險,推動信托業長久穩健發展。未來,對於信托業通道業務和融資業務壓降工作進展,以及行業發展情況,將持續關注。

博白十元店 http://www.xinzhiliao.com/zx/jianshen/6905.html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並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係QQ:1640731186
  • 標簽:宦明,新產品誠招代理商,查看路由,
  • 編輯:劉延鵬
  •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