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旅遊文化  文化

吉林“八旗人”曾為保衛邊疆流血犧牲

  • 來源:互聯網
  • |
  • 2020-05-28
  • |
  • 0 條評論
  • |
  • |
  • T小字 T大字

 

刑警007曾在前年在我們平台發表過他的作品《我的民族》,如今增加了很多資料,分21章節,陸續刊出。

timg?image&quality=80&size=b9999_10000&sec=1590843327285&di=7e35cee2a3f63c6a9c2ab31be3465193&imgtype=0&src=http%3A%2F%2Fatt.enshi.cn%2F2018%2F0609%2F1528542505463.jpg

上一節發的文章是《 鬆花江是吉林城的母親河 》。

我 的 民 族(19)

按:我作為康熙朝初年被編入漢八旗並隸正紅旗的陳漢軍第10代後人,從對祖先的尊崇而對清朝的曆史情有獨鍾。退休後,想寫本回憶錄作為不能給後人留下多少物質財富的精神彌補。為此,我對滿族和清朝的來龍去脈做些功課,在幾年的時間裏翻看書籍,查閱資料,比對信息,整理編輯出自認為符合主流觀點、接近曆史真實的《我的民族》一章21節,並以《空間日誌》的形式留存和發表。歡迎願意看的朋友關注,尤其是指導。——吉林市公安局退休警官 王家富

(19)吉林“八旗人”曾為保衛邊疆流血犧牲

古老的北方民族為生存而含辛茹苦地開拓東北大地,鍥而不舍地創造民族財富,前赴後繼地保衛祖國邊陲。艱難、動蕩、嚴酷而漫長的曆史,孕育、陶冶、曆練和篩選出無數的英雄人物,帶領族群走出貧困與荒蠻、狹隘與內訌、分裂與爭鬥,最終走向團結和統一、富裕和文明、進步和繁榮。而在這一係列的曆史進程中,肅慎係滿洲族清朝功不可沒。(版權文章,禁止轉載)吉林烏拉作為滿族的發祥地,曆代人民都作出了當之無愧的貢獻。而在近代平叛反分裂和抵抗沙俄侵略擴張的鬥爭中,吉林“八旗人”,包括“滿八旗”、“漢八旗”、“蒙八旗”軍民,都作出了可歌可泣的貢獻,湧現出的英雄人物也永載史冊:

1673年清康熙十二年,吉林、烏拉兩城八旗官兵700人,奉命由吉林副都統 安珠瑚指揮,開赴貴州、雲南、四川等地,參加平息吳三桂為首的“三藩”分裂割據勢力。此次參戰,所歸無幾,大都效命沙場。

1682年清康熙二十一年,吉林八旗兵與寧古塔八旗兵合為一股,奉命跟隨寧古塔副都統 薩布素赴黑龍江璦琿前沿勘查地形、觀察動向,隨時反擊沙俄入侵。

1683年清康熙二十二年,吉林、寧古塔兩地八旗官兵合計1500人,奉命沿鬆花江而上,直抵黑龍江呼瑪爾地方,構築工事,對入侵沙俄自衛反擊作戰。

1685年清康熙二十五年,吉林城八旗水師營與烏拉城八旗步兵合為一股,奉命參加雅克薩戰役,水陸聯合作戰,奪回被沙俄侵略軍盤踞40年的雅克薩城。

1686年清康熙二十六年,吉林、烏拉兩城八旗子弟兵奉命再次出師雅克薩城,二次取得反擊作戰勝利,迫使沙俄政府接受談判,為中俄簽定《尼布楚條約》奠定政治基礎。(參見下圖,雅克薩戰役地圖)

 

1698年清康熙三十七年,清聖祖皇帝 愛新覺羅·玄燁再次東巡吉林城和烏拉城時,出生在烏拉街的滿洲鑲黃旗人, 富察氏·穆克登,由打牲烏拉總管衙門頭等侍衛,晉升為三品總管。

1712年清康熙五十一年,烏喇打牲衙門總管 穆克登奉旨代表清朝政府與朝鮮李朝王府京官 李義複等人,首赴長白山天池分水嶺處,勘測議定中朝國界。翌年,再次奉旨率人登頂長白山勘界立碑。在勘查中朝邊界界河鴨綠江、圖們江江源地段時,朝鮮政府派漢城府尹 樸權、鹹鏡道觀察使 李善溥為接伴使,並派若幹軍官、翻譯官隨穆克登上長白山。5月15日,穆克登在長白山頂分水嶺鴨綠江、圖們江兩江源頭立審視碑(朝鮮稱定界碑)。碑文寫有 “奉旨查邊至此審視西為鴨綠、東為圖們,故於分水領上勘石為記”。

穆克登當時發現圖們江江源地段,從江源往下流至數十裏不見水痕,兩岸草稀土平,不易辨認邊界。因此就和朝鮮接伴使樸權商量,建議在圖們江江源數十裏不見水痕地帶,設棚立標。朝鮮樸權同意,並提議由朝方承擔施工。兩國邊界設棚立標本為大事,理應雙方共同參與,但因當時朝鮮為清朝藩屬國,穆克登即同意將此事委托朝方落實後回國。(版權文章,禁止轉載)作為藩屬國朝鮮也有替清廷“看家護院”的職責,尤其在後來的東北封禁時期,對越界耕種的朝鮮農民多次請求清朝發還,並且斬首示眾,已示效忠。但是,170年後隨著時局變化,朝鮮一再提出圖們江不是界江的爭議,幸虧有穆克登立勘界碑的史實過程為據,才抵住至今韓國主張的以延邊海蘭江為界的訴求。這個事實說明國家間沒有牢不可破的友誼,隻有隨時隨地的利益。

1719年清康熙五十七年, 穆克登著(zhuó)授吉林副都統,奉命率吉林城官兵500人、寧古塔城官兵1000人、烏拉城打牲丁500人,赴新疆防範沙俄入侵,平剿沙俄支持的蒙古準噶爾部噶爾丹為首的分裂叛亂勢力,盡數收複帕米爾高原。在駐防三年當中,三個城的八旗子弟兵陣亡近千人。

1725年清雍正三年, 穆克登率吉林、烏拉兩城八旗兵駐防新疆阿爾泰,因戰績卓著,晉升阿爾泰地方將軍。

1728年清雍正六年, 穆克登因戰功被清世宗 愛新覺羅·胤禛皇帝召見進京,賜前鋒統領。凱旋回烏拉打牲總管衙門兼任總管。

1731年清雍正九年,根據新疆西陲邊界線戰事急緊,烏拉城、盛京城和黑龍江索倫三地八旗官兵,奉命一並開赴紮克拜達裏克地方駐防,以備沙俄入侵。

1732年清雍正十年, 穆克登被晉升內務府大臣,再次率吉林、烏拉兩城地方官兵赴新疆巴裏坤地區,扼守西部邊陲。

1735年清雍正十三年,吉林、烏拉兩城八旗官兵3000人,奉命赴中俄邊界烏裏雅蘇台地方駐防,以備反擊沙俄羅刹的入侵。

1736年清乾隆元年,烏拉城打牲丁1000人,奉命改為兵丁,匆匆操練後,披甲應征赴新疆巴裏坤地區駐防。

1736年清乾隆元年, 穆克登卒於任所。被清高宗 愛新覺羅·弘曆皇帝追封“光祿大夫”。諭令吉林將軍 古覺阿會同其子打牲烏拉總管 穆朱祜共選吉地安葬於烏拉街舊街境內,並建造“將軍祠”一座。(參見下圖,出生於吉林市烏拉街的清朝優秀官員 富察氏·穆克登)

 

1790年清乾隆五十五年,吉林將軍 福康安奉命與參讚 海蘭察統領吉林、烏拉兩城八旗官兵1000人,以及達斡爾、鄂溫克部官兵赴西藏反擊尼泊爾入侵獲得完勝。山地小國尼泊爾古稱廓爾喀,沙阿王朝統一尼泊爾後野心膨脹,控製西藏到山南的貿易通道,並向邊境滲透。1780年清乾隆四十五年,六世 班禪額爾德尼在北京病逝,乾隆皇帝痛惜,轉年派使節送班禪遺體回藏,並賜予大量財物,由其兄 仲巴呼圖巴圖負責運回西藏,仲巴將牛馬分給紮什倫布寺,將金銀財寶據為己有,沒有分給弟弟 沙瑪巴爾一星半點,兄弟間引發齷齪。沙瑪巴爾逃到廓爾喀,唆使 沙阿王出兵侵藏奪財,其來意正與沙阿王染指西藏的企圖不謀而合。

1788年清乾隆五十三年,廓爾喀借口西藏賣給的鹽含土太多,並加征商人課稅為由,大舉進攻西藏聶拉木和濟嚨地區,並北上到達日喀則地區的吉隆縣、定日縣縣治協格爾鎮,威脅七世班禪駐地紮什倫布寺的安全,西藏噶廈政府不敵,慌忙上報清廷。乾隆皇帝接到奏報後立即派成都將軍 鄂輝率3000清軍入藏,並令四川提督 成德為先鋒即刻入藏,派理察院大臣 巴忠為欽差大臣入藏統籌協調辦理。(版權文章,禁止轉載)可等鄂輝率軍曆盡千辛萬苦到藏後,欽差巴忠、駐藏大臣及西藏噶廈政府噶倫已經與廓爾喀軍私自議和,允諾向廓爾喀付銀子贖回聶拉木失地,廓爾喀看清軍勢大,便趁機撤軍,鄂輝也樂得清閑,便謊報失地收複,凱旋搬師,乾隆接到捷報雖有疑慮,但也沒有深查。

次年,廓爾喀派使臣向西藏討要銀子時,遭到西藏攝政的 達賴活佛拒絕,達賴喇嘛稱廓爾喀已成大清屬國,不應該再要銀子,使臣轉而向駐藏大臣要清廷賜予的俸祿和土地時,又遭到駐藏大臣的拒絕,使臣空手而歸。廓爾喀王惱羞成怒,決定再次入侵。1790年夏,廓爾喀三路大軍入藏,先後攻克聶拉木、濟嚨、定日等城,燒殺搶掠,圍攻日喀則時,清朝駐軍防城堅強,未能攻克,便洗劫紮什倫布寺,搶走六世班禪冊封金冊, 巴忠自知欺君,畏罪投湖自盡。乾隆皇帝接奏大怒,明白了上次捷報是假,雖年己八十歲,但必須派大軍打這一仗,以免後患無窮。遂派吉林將軍 福康安、參讚 海蘭察統領吉林、烏拉兩城八旗官兵1000人,以及達斡爾、鄂溫克等部官兵共17000人由東北經青海奔赴西藏,到達拉薩後已是深冬,便決定第二年冰雪融化後再進軍。

1791年4月,清軍自拉薩開赴前線,5月,收複聶木耳、濟嚨後,便開始翻越喜馬拉雅山進入廓爾喀境內。廓爾喀王見清軍勢大,慌忙送回被俘去的官兵進行求和被福康安拒絕,清軍繼續進兵,攻克布魯碉卡後,廓爾喀王再次求和又被福康安拒絕。廓爾喀極力抵抗,福康安打了幾次硬仗後兵臨廓爾喀首都加德滿都,(版權文章,禁止轉載)廓爾喀王派大頭目送來原與西藏噶廈政府簽訂的協議,並送來 瑪沙巴爾的屍骨與妻女,承諾俯首稱臣永不再侵犯西藏。由於高山作戰氣候惡劣,清軍也付出很重的代價,考慮到夏天已過冬天即將來臨,大雪封山將至,福康安遂接受廓爾喀的投降,達成協議,班師回藏。

回藏後,福康安為整飭(讀chi,整齊,有條理)西藏吏製,奏請朝廷頒行《欽定藏內善後章程》,確立了此後100餘年間西藏的政治、軍事、賦稅等製度,達賴喇嘛與駐藏大臣的職權更加強化。經過此戰,廓爾喀遣使赴北京朝覲(jin),成為藩屬國,每五年向清朝朝貢一次,一直持續到1908年英國占領尼泊爾,禁止廓爾喀向清朝朝貢,尼泊爾史成中國最後的藩屬國。從 穆克登和福康安的事跡不難看出東北吉林的清代高官人品、智慧、才能、貢獻俱佳。

 

1826年清道光六年,吉林城八旗官兵奉命赴新疆,迎戰以 張格爾為首的叛亂外逃勢力,對喀什噶爾地區的進犯,粉碎了英國殖民者的分裂破壞活動。

1855年清鹹豐五年,吉林、烏拉兩地八旗官兵300人,奉命帶戰船15艘,沿鬆花江順流而下,赴三姓城(今依蘭縣城)駐防,增援黑龍江八旗兵阻擊沙俄羅刹。

1857年清鹹豐七年,吉林城鳥槍營、水師營八旗官兵,奉命一並駕戰船到鬆花江下遊阻擊沙俄入侵,迫使入侵 “羅刹”中途逃返,取得阻擊作戰勝利。

1860年清鹹豐十年,沙俄入侵者進犯烏蘇裏江抵達綏芬河,在吉林、烏拉兩城官兵已全部駐防外地,烏拉八旗打牲丁300人奉命前往綏芬河監視動態,嚇退入侵者。同年,烏拉協領官兵300人補充增援後,開赴日本海西岸防範監視沙俄羅刹入侵。

1874年清同治十三年,時任寧夏副都統、尋署寧夏將軍的金順,被任命為“新疆軍務幫辦”,奉命率軍先行進疆。次年任命左宗棠為欽差大臣督辦新疆軍務,開啟時任陝甘總督、年逾古稀的左宗棠“舁梓以行”(舁,yv,共同抬著),抬著棺材行軍,奉旨西征,收複新疆的曆史佳話。

從小出生在今吉林市豐滿區江南鄉永慶村鬆花江邊的滿洲鑲藍旗人 伊爾根覺羅·金順品勇兼優,作為他的上級左宗棠早就看透他的勇敢和才能。這也讓左宗棠在朝廷跟李鴻章爭辯是保海防,還是保新疆的論戰中多了底氣,獲得清朝既保海防,(版權文章,禁止轉載) 也保新疆的決策。麵對英、俄兩國同時利用新疆叛匪阿古柏瓜分新疆步步緊逼,金順馬不停蹄地率軍出嘉峪關,經哈密西行。時值炎夏,黃沙翻滾,杳無人煙,饑渴難耐。生長在祖國東北和內地的士兵們麵對漫漫大漠戈壁沙灘望而卻步,再加上孤軍出關,“役苦餉艱”,遂出關數十裏,先鋒營即“趑趄不前(趑趄,zijv,行走困難),竊竊有所議”。

久曆軍營的金順洞察軍心“有變”,立即采取斷然舉措,演繹“慈不帶兵”而手刃六人,“麾其軍曰:敢留者視此”。大軍剛剛出發,就斬處六名違紀官兵,使金順心所不忍,“乃列六屍拜之曰:雜賦豆麵不飽,佐以野蔬,天下無若西軍苦;此行度戈壁並乏水草,吾非不知,但不忍殺六人,如全軍何?如國家何?又如關內生靈何?”說完“遂放聲大哭”。

金順的一片愛國衷腸,使“全軍皆感動奮揚”,激發起強烈的愛國主義感情。經過半年的長途跋涉,於1875年清光緒元年初進入古城(今老奇台),建立起收複新疆的第一個立足點。不久,左宗棠抵駐肅州(今甘肅酒泉)主持西征全局,金順以二把手的身份擔任西征軍前敵總指揮,親臨第一線戰場。經過緊張準備,1876年清光緒二年,收複新疆的戰役正式打響。

金順按照左宗棠的戰略部署,指揮大軍,身先士卒,衝殺在前,連克烏魯木齊、昌吉、吐魯番等北疆重鎮,並在天山達阪城山口消滅阿古柏叛匪主力,阿古柏倉惶出逃死在庫爾勒。英、俄又扶植阿古柏兒子 伯克胡裏在喀什葛爾稱汗,繼續頑抗。(版權文章,禁止轉載)12月,金順大軍收複喀什葛爾,伯克胡裏放火燒城,裹挾居民五千多人和大批牲畜逃進俄境。1878年清光緒四年初,另一路清軍收複南疆重鎮和田。至此,新疆除伊犁地區領土全部收回。

1878年清光緒四年,吉林、烏拉兩城八旗官兵,奉命赴新疆駐防,鎮守剛剛收複的被沙俄傀儡盤踞多年的喀什噶爾地區。

1879年清光緒五年,沙俄為持續霸占伊犁地區,誘騙清朝談判代表吏部左侍郎 崇厚擅自簽訂《交收伊犁條約》,致伊犁城如剔完肉隻交回骨頭,而“已成彈丸孤注,控守彌難”。對此喪權辱國條約中國朝野同仇敵愾,左宗棠和金順奉命調兵備戰,做好三路出擊奪回伊犁的部署。

1880年清光緒六年,新任外交代表曾國藩之子曾紀澤赴俄談判,他憑借一腔愛國熱情和國內人民的支持,“虎口奪肉”,迫使沙俄把搶占已久的特克斯河穀和穆素爾山口一帶2萬平方公裏土地與伊犁城一起交還中國,創下外交勝利的奇跡。

1882年清光緒八年,中俄換文移交,金順帶兵接收進駐並鎮守。為保邊境安寧,金順奉命“按圖劃界”,與沙俄明確劃分確切邊界線。同時,安撫邊民將流徙境外的“蒙、哈三萬餘眾”召回境內,使邊疆各族安居樂業。

1886年清光緒十二年八月,金順應召回京述職,途中傷病複發,行至肅州(酒泉)不治而死,年僅53歲。金順將軍病故部署甚為悲痛,二百餘名士兵步行五千餘裏護送其遺體至北京,(版權文章,禁止轉載) 後又運回原籍吉林安葬。1893年清光緒十九年,在今臨江門外西安路東頭修建祠堂一座(已拆除),褒揚金順將軍“威宣華外,取回乾以單騎,定天山隻三箭”的英雄業績和愛國精神。

1880年清光緒六年,吉林、烏拉兩城官兵奉命在內務府大學士 長齡率領下,赴新疆迎戰 張格爾叛亂集團的再次武裝進犯,活捉了張格爾等人。同年,為防備沙俄羅刹從東部入侵,烏拉協領官兵1500人,赴海參崴建造工事,駐防三年整。

1881年清光緒七年,吉林、烏拉兩地八旗官兵128人,奉命由烏拉協領領催 雙成率領,赴庫倫城(今烏蘭巴托市)與其它城官兵一道駐防,防範沙俄入侵。駐防三年中因氣候不適、水土不服,平均每天有2人病死。

綜上,吉林烏拉八旗陸軍和八旗水師及烏拉打牲兵丁,除在守衛東北邊疆中擔任主力,而且六赴新疆、兩赴蒙古、一赴西藏抗擊英、俄入侵及其操縱的內亂。在那交通、物資極其困難的時代,我無法想象他們是怎樣長途跋涉,萬裏奔襲,克服地理、氣候困難,獻身疆場,為保衛國家領土完整做出了犧牲與貢獻。我們今天享受的地大物博、美麗富饒的地、海、空、天,都是祖先們用鮮血和屍骨澆灌與滋養的生存空間,我們必須珍惜和愛護,要像祖先們那樣用生命加以保護!

:刑警007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並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係QQ:1640731186
  • 標簽:穿越時空之戀上飄雪
  • 編輯:劉延鵬
  •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