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遊文化  文化

這個村子靠啥留住年輕人?收入比城裏人還高!

  • 來源:互聯網
  • |
  • 2021-11-23
  • |
  • 0 條評論
  • |
  • |
  • T小字 T大字

鄉村振興離不開年輕人。如何留住年輕人?這是我國廣大農村地區亟待破解的課題。寧夏固原市西吉縣曾是國家重點貧困縣,於2020年脫貧摘帽。出人意料的是,在農村年輕人普遍外出打工的西部,西吉縣單家集村卻有約90%的年輕人選擇留村發展。這個人多地少、自然條件並不優越的小鄉村,究竟拿什麽留住了村裏的年輕人?日前深入當地采訪調研。

六盤山西麓,天高雲淡。驅車來到位於寧夏固原市西吉縣興隆鎮的單家集村,隻見穿村而過的省道兩旁,店鋪林立。不到兩公裏長的街道上,有四五十家飯館、兩家賓館與多家商店。如此規模及熱鬧程度,堪比一些鄉鎮政府所在地,在寧夏實屬罕見。是什麽造就了這一紅火鄉村?

“西北名集”機會多

“單家集包括單南村和單北村,共有4000多人,因單姓人居多而得名。這裏在清代初期就形成了商業集市,是方圓百裏有名的旱碼頭,主要開展牛羊、毛皮、農產品等交易。由於牛羊質量好、村民誠信度高,交易範圍涉及陝甘寧以及新疆、河北、山東等地。”單南村黨支部書記單雲向記者介紹。

圍繞集市,單家集逐漸形成了養牛、收牛、賣牛、住宿、餐飲、零售等業態。其中,中老年男性主要養牛,女性以服務業為主,年輕男性被稱作“牛伢子”,主要負責為村裏的販運大戶找牛、趕牛,土話叫扒牛。每逢農曆單日,“牛伢子”們就到集市上扒牛。

單家集活畜交易市場。(資料圖片)

淩晨4點,單家集活畜交易市場就開市了。四麵八方趕來的貨車拉著活牛陸續進場,車聲牛聲響成一片,“牛伢子”們忙前忙後幫著趕牛和選牛:看中哪頭牛,就與貨主談價。談妥後,就將此牛做個記號,最後集中將牛趕到雇主的養牛場交貨。

“扒牛眼力要準。”29歲的拜萬福告訴記者,當天,他幫大戶馬連傑扒了十幾頭牛,每頭牛掙中介費100元,收入1000多元。從18歲開始扒牛,他幹這一行已經10年有餘,年收入十幾萬元,在寧夏農村地區屬於高收入。

扒牛還有一種升級版,就是“牛伢子”把市場上的肉牛買下,轉手倒賣給其他客商掙差價。限於實力與規避風險,他們往往隻買三五頭牛,隻要一頭牛能掙一二百元就立即出售。如果當天賣不掉的話,就把牛先趕回家養著,等下個集市再賣。在單家集,一頭肉牛可能被倒手好幾次,反複交易大大增加了“牛伢子”們賺錢的機會。

機會多,工作不累,收入甚至比城裏年輕人還高!”單雲說。因為集市,單家集人日子過得殷實。但對年輕人而言,外麵的世界還是有誘惑力的。上世紀90年代,單家集有不少年輕人出去打工。不過,近10年來,出去的年輕人大多陸續回來了,因為村裏發展空間快速擴大。

“扶貧產業”空間大

黨的十八大後,精準扶貧力度空前。西北一些貧困縣根據幹旱缺水的實際情況,將扶貧產業重心由種植業向養殖業轉變。由於養殖肉牛經濟效益和市場前景都好,在地方政府大力推動和金融機構的強力支持下,肉牛養殖由零星養殖向規模化養殖轉變,並轉向優良肉牛品種,肉牛產業駛入快車道。由此, 單家集發展空間成倍放大,出去闖蕩的年輕人開始回流

2012年,在外跑了8年運輸的資深“牛伢子”單誌虎回到村裏,重操舊業。“其實,當年跑運輸還好,我每年能掙十幾萬元。之所以回來,是想借機大幹一番!”今年38歲的單誌虎告訴記者。

2013年,單家集順應新形勢新建了活畜交易市場,規模由過去的5畝地擴大到75畝地,每集的肉牛交易量激增至數百頭。前來買牛的客商急劇增加,且以購買力很強的廣東、雲南等客商為主。“南方客商基本上是有多少買多少。”單誌虎說。

看到肉牛產銷兩旺,單誌虎果斷出手,貸款養了40多頭肉牛,並將家裏改成民宿供客商居住,由妻子經營。2016年脫貧攻堅戰打響後,寧夏及周邊省區肉牛產業規模迅速擴大,單家集肉牛日交易量增加到1000多頭,旺季達到1500多頭,客商也隨之激增。於是,單誌虎於2019年將自家民宿拆掉,蓋了4層樓的賓館,年收入三四十萬元,完成了由“牛伢子”向老板的轉身。

單家集村民單旭忠在喂牛。拓兆兵攝

得益於脫貧產業壯大,近幾年,單家集肉牛交易量每年達20多萬頭,年交易額4億多元,大大激發了“牛伢子”們的創業動力。

在22歲的單建軍家,記者看到院子裏3個現代化牛棚住滿肉牛。在當天的集市上,他收購了75頭牛,其中57頭是為外地客戶代購,其餘的喂養一段時間後出售。當天,他掙了一萬多元代辦費。與老一輩“牛伢子”一樣,他從十四五歲開始趕牛,攢點錢後開始扒牛。不一樣的是,他通過網絡尋找客商,並與多個南方客商建立了穩定合作關係,成為其經紀人。去年,他掙了45萬元。

老“牛伢子”們成功回歸,新一代“牛伢子”快速成長,單家集成為遠近聞名的富裕村。2020年,單家集人均純收入超過1.8萬元,位居西吉縣第一。

“淳樸鄉村”有遠方

有錢之後,在城裏買房是當下西北眾多農村青年的選擇,一是他們大都喜歡城市生活,二是為了孩子上學。然而,在單家集這一現象並不突出,隻有約三分之一的人在城裏買了房。

44歲的單旭忠是養牛販牛大戶,兩個孩子均在縣城上高中,卻一直沒有在縣城買房。對此,單旭忠直言:“我認為主要是觀念問題。我們村大部分人重視教育,但不過度追求在城裏買房供孩子上學。”

走進43歲的養牛販牛大戶單文興家,寬敞的院子一邊是漂亮的住房,另一邊是幹淨的牛棚。他家有7口人,包括3個上學的孩子與年邁的父母,同樣沒有在城裏買房。“老人們在城裏生活不習慣,不願意進城。在我們村,年輕人是不可能不管老人的,所以在城裏買房的人不多。”單文興說。

還有就是村裏生活便利、舒適,這也是村民們在城裏買房少的因素之一。”單北村黨支部書記米正清總結說。

單家集活畜交易市場。馮開華攝(新華社)

買房現象折射出了單家集年輕人務實理性、重視親情的特點。產業留人之外,這無疑是該村能留住年輕人的重要原因。留人貴在留心,留住了年輕人,就留住了勞動力,就留住了活力。記者看到,在單家集,幼有所依,老有所養,加上這幾年生態環境建設越來越好,鄉村振興美好畫卷正向村民們徐徐展開。

2020年,寧夏明確將肉牛產業作為高質量發展的九大重點產業之一,並出台有力政策,這對單家集是重大利好。不僅如此,考出去的大學生們也開始回村發展。去年,22歲的馬旭大學畢業後主動回到單家集發展肉牛產業。大學生回村,為單家集發展注入了新的力量,這樣的鄉村美好未來可期。

調查手記

留人要有新理念

單家集年輕人的選擇給人以啟發——農村留住年輕人要有新理念。

近年來,農村青年越來越多地選擇在服務業就業。一是覺得在農村種田很辛苦;二是認為農村發展空間小、收入低,不符合年輕人對美好生活的預期。在西部一些地區,餐館花兩三千元就能雇到一名年輕服務員,而農業企業出七八千元的月工資都難以雇到一名年富力強的拖拉機手。

麵對農村傳統生產難以留住年輕人的情況,單家集另辟蹊徑。在這裏,年輕人主要負責肉牛物流、分銷、中介等第三產業工作,接觸終端顧客,是肉牛自生產至供應市場的最後階段。單家集的產業結構是以集市服務業為龍頭,融合了養殖業、種植業等第一產業。與單純養牛種地相比,這種產業融合的方式發展空間更大,符合當下年輕人的訴求。這既是單家集留住年輕人的關鍵因素,也是單家集產業能夠做大做強的重要因素。

對農業而言,這種將一二三產業融為一體的複合型產業形式,通過農產品生產、儲藏、加工、綜合利用、銷售等一體化融合發展,提升價值鏈,使農民共享利潤。強調產品的特色化、品質化和係列化,提供市場需要和消費者喜愛的產品,這與鄉村產業振興發展的方向高度一致,是推進鄉村產業發展的好抓手。在西部,葡萄+、光伏+、旅遊+等融合產業特色鮮明,發展前景好,吸納就業能力強。整個產業鏈條中,旅遊服務、銷售等崗位可有效吸引年輕人就業,並可逐步引導他們向一二產業環節下沉,滿足農業對青壯勞動力的需求。

從單家集的實踐中,可以看到, 地方政府在產業融合發展上還有很大的創新空間,有條件的地區可以做好融合產業規劃設計和配套,加快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期待更多新理念和主動作為的出現,讓農業成為有奔頭的產業,讓農民成為有吸引力的職業,讓農村成為安居樂業的美麗家園。

來源:經濟日報(記者/拓兆兵,策劃/王薇薇 郎冰),原標題《這個村子為啥能留住年輕人》

責任編輯:高珊珊

校對:邵婉雲

喜歡就點起來 ↓ ↓ ↓

一本到國內在線視觀看 http://www.xinzhiliao.com/rq/ertong/5397.html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並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係QQ:1640731186
  • 標簽:聯眾象棋,田中麗香,鏢行天下之桃花劫,
  • 編輯:劉延鵬
  •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