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遊知識  交通

評展|“荷加斯與歐洲”:被誤讀的與被焦慮的

  • 來源:互聯網
  • |
  • 2021-11-23
  • |
  • 0 條評論
  • |
  • |
  • T小字 T大字

18世紀中葉,歐洲社會正發生巨大變革。這是一個充滿機遇與轉機的時代,亦是剝削與不公正橫行的時代。作為一名諷刺畫家,威廉·荷加斯(William Hogarth)用自己的畫筆真實展現了當時的社會現狀,從上流社會中的腐敗到貧民窟裏的罪惡,他以黑色幽默的筆法呈現人類的虛榮、貪婪、疾病、瘋狂。

近期,泰特不列顛美術館展覽“荷加斯與歐洲”展出英國畫家荷加斯及同時代歐洲藝術家的繪畫作品,以此呈現當時的歐洲社會風貌。在藝術評論員瑞秋·庫克看來,展覽呈現了不少精品,但由於策展方的關注點太過分散,以及對當下社會評論存在的焦慮,從而導致了不少對作品的誤讀。

在倫敦泰特不列顛美術館的特展“荷加斯與歐洲”中,我站在作品《倫敦和威斯敏斯特的規劃(A Plan of the Cities of London and Westminster)》及《薩瑟克的市鎮(Borough of Southwark)》前尋找著城市地標及建築。在這種渲染的氛圍中,首都逐漸成為焦點,令人熟悉。在這裏,有高霍爾本(High Holborn),老街(Old Street)和Goswell Road,而白教堂(WhiteChapel)看起來則充滿著惰性。意想不到的是,這些組裝而成的地圖就像作品《杜鬆子酒巷(Gin Lane)》中的街道一樣寬敞。長久盯著這些畫作,一些畫麵就會跑進你的腦海中:在鵝卵石上徘徊的雙腳; 一個蒼白的女孩抱著牡蠣; 一個醉酒的士兵在吆喝賠率。

荷加斯和他的哈巴狗,1745年

荷加斯《衛兵向芬奇利行進(The March of the Guards to Finchley)》 ,1750年

1760年,倫敦有著是74萬人口,是當時歐洲人口最多的城市。我們將倫敦描繪成危險和肮髒的代表,但泰特的展覽也提醒著我們,倫敦也在培育著國際化。看看卡納萊托(Canaletto)作品《大步道,沃克斯豪爾花園景色(The Grand Walk, Vauxhall Gardens )1751》中人們精妙的穿著,他們也許正在邊散步邊談論文學或音樂。(1749年,大約1萬2千人見證了亨德爾演奏的《皇家煙火》。)或者,看一看德國新古典主義代表佐法尼(Zoffany)的肖像作品《大衛·加裏克(David Garrick)》,描繪了那個時代最著名的戲劇演員。前者卡納萊托於1746年從威尼斯來到倫敦,後者佐法尼於1760年從羅馬來到倫敦。

卡納萊托,《大步道,沃克斯豪爾花園景色(The Grand Walk, Vauxhall Gardens )》,1751年

荷加斯,《憤怒的音樂家(The Enraged Musician)》,1741年

那時期的藝術家得到了一種新的自由。通過發展印刷品,藝術家們從富裕的貴族顧客群體中解放出來。威廉·荷加斯等人可以直接向公眾致辭,他們製作了自己的印刷品,開啟了新的創業之路。這時候,肖像畫不再是藝術家們的主要工作,他們開始通過印刷品講述道德故事。

愛麗絲·英斯利和馬丁·邁倫是此次“荷加斯與歐洲”展的策展人。他們的展覽確立的是一個巨大的目標,可惜的是,這在標題中並不顯而易見。這一展覽不僅僅是慶祝英國藝術家在社會迅速變革時期與歐洲的關係,更是展現了荷加斯及其同時代的藝術家群體。這些藝術家居住在其他歐洲城市中,如讓·巴蒂斯特·西梅翁·夏爾丹(Jean-Baptiste-SiméonChardin)居住在巴黎,彼得羅·隆吉(Pietro Longhi)居住在威尼斯,科內利斯·特魯斯特(Cornelis Troost)居住在阿姆斯特丹……這些作品揭示了這些藝術家共同的關注點,以及他們是如何被相互影響的。

荷加斯,《時髦的婚(Marriage a la Mode)》,1743-1745年

荷加斯,《加萊之門(The Gate of Calais),(又名O the Roast Beef of Old England)》1748年

荷加斯,《杜鬆子酒巷(Gin Lane)》,1751年

展覽呈現了60件作品,包括荷加斯的代表作《時髦的婚禮(Marriage A-la-Mode ),1743)》《加萊之門(The Gate of Calais)1748,(又名O the Roast Beef of Old England)》,以及《杜鬆子酒巷(Gin Lane)》。請注意,有時候這些作品會從你的視野中消逝,取而代之的是菲利普·梅西耶(Philippe Mercier)和讓.安托萬.華托(Jean-Antoine Watteau)等人的作品。

這次展覽聚集了不少名作,包括一些首次展出的私人收藏。在作品《弗朗西斯·達什伍德爵士肖像畫(Sir Francis Dashwood at his Devotions),1733-1739》中,荷加斯利用被描摹對象的放蕩名聲,將他打扮成一個欽慕女性的僧侶,從而展現出奇妙的表達效果。作品《弗朗西斯·馬修·舒爾茨躺在床上(Francis Matthew Schultz in His Bed ),1755-1760》據說是荷加斯受模特妻子委托,為抑製模特的飲酒而創作的。荷加斯描繪了一位男人往夜壺裏吐血的場景,這一殘酷而坦率的形象與滿是天鵝絨及錦緞的臥室環境並不相符。它使人感到不安。此外,尼古拉斯.朗克雷(Nicolas Lancret)和特魯斯特的作品亦值得仔細觀看。

荷加斯,《中的一幕 VI》,1731年

荷加斯,《跳蚤》(The Flea)

但是,讓來自這麽多地方的藝術家們參與進來,也會讓展覽失去一些東西。展覽“荷加斯和歐洲”是極盡全力地擴張。策展人試圖在展覽中呈現對這一時期社會狀態的焦慮,包括將作品與一些與殖民主義及奴隸製產生聯係,又或是將作品與性別歧視及反猶太主義等產生關聯。然而,這導致了策展人像對待即將爆炸的炸彈一樣對待他們的工作。他們急於在任何觀眾對展覽產生厭惡感之前來化解這些誤會。策展人委托18位“評論員”分析這些作品,而這些分析文字被安置在作品邊。有時候,這些文字就像是邀請觀眾來閱讀實際不存在的問題。

這也導致了展覽出現一些嚴重的誤讀。策展人認為,荷加斯的《之前和之後(Before and After),1730-1731》描繪的是強奸及其後果。在第一幅畫作中,一位女性正在避開誘惑她的男人;而第二幅畫作中,當男子扣上他的馬褲時,女子緊緊地抓住他。事實上,這一解釋忽略了畫麵中他們溫暖而略帶滑稽的語氣。同時在第二幅畫中,邊上的狗沒有保護性地吠叫,它似乎是睡著了。同樣,我也不相信展覽對於作品《女士的最後賭注 (The Lady’s Last Stake)》的解釋。霍加斯為他描繪的女性對象“代言”。在他那個時代,這樣的詞意味著什麽? 作品暗示著這位女性正在考慮與一名戴著鑲滿珠寶帽子的軍官有染。當然,這幅畫是關於債務,甚至是敲詐,而不是她的“欲望”。

荷加斯,《薩瑟克博覽會( Southwark Fair )》,1733年

當我第一次到來展覽前,感到的是眼花繚亂,又是欣喜若狂。作品《薩瑟克博覽會( Southwark Fair )1733)》描繪了城市混亂的景象:英國國旗在微風中飄揚,眾人盲目地向隱喻“懸崖”的地方走去。這也被認為是藝術家對人群的諷刺。當然,這件作品與我們當下的時代相似。隻要旗幟飄揚,沒有人需要考慮惡意和暴政的後果。

荷加斯,《荷加斯6位仆人的肖像》,1750–1755年

但是我呆的時間越長,我就越覺得自己不能真正享受這些。在荷加斯的作品《荷加斯6位仆人的肖像(Heads of Six of Hogarth’s Servants),1750-1755》中,展現出的是一個個華麗溫柔的肖像。這時,策展人注意到了這些麵孔的個人主義,他們所謂的“主體範圍”涵蓋到了工人階級。 但為時已晚。 展廳大規模的烏龍解讀令人感到焦慮和疲倦。 我不再完全相信自己還會對這些紅潤的臉頰、柔軟的下巴、細布衣領、帽子報以微笑。

展覽將展至 2022年3月20日。

(本文編譯自《衛報》,作者瑞秋·庫克(Rachel Cooke)係藝術評論員。)

遭不法分子冒充 韓紅發嚴正聲明 http://www.xinzhiliao.com/sj/dongji/37340.html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並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係QQ:1640731186
  • 標簽:聯想超級本pc平板二合一
  • 編輯:劉延鵬
  • 相關文章